2003.10.04 W6 00:49 系烤辦完了,照理說我應該很快樂的,不管是學妹們、學姐們還是雅芬老師大致都玩得很高興。 但我卻有一股嚴重的莫明失落感,像今天夜晚的天空一樣…很灰,一直覺得自己並沒有真正的盡到總召的責任,很多事在沒有計畫下就突然的宣佈,然後更改,造成工作人員的困擾,也沒盡到督促的責任,以至於有人沒做到該做的而延誤了整個工作行程。 從社區回學校的路上,一直想找個地方、找個人陪我,在沒有同學的地方,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;回學校後以為可以到實驗室的,但沒想到學長的手機沒人接,回寢室後,發現文娟也回家了,我,alone and lonely。 早早的躺在床上,以為看書心情會轉移一些的,但我卻連哈利波特也看不下去,被對著室友躺在上鋪,痛快又不被發現的大哭了一場,在要睡著之際,接到學長的電話,跟他說我累了,要睡了,在掛下他的電話後,還是忍不住又哭了,卻也睡不著了,胃痛啊。我累嗎?累,當然累,身體累,但是心更累,做到半死卻也被批評的要死,我承認自己做得不夠好,但是誰讓我無故的接下這個任務的,若真要推究出來,是誰讓我才加入team就接大case的,就像讓Intern去開大刀一樣。 我不想再說什麼了,反正一切都結束了,就等檢討會吧! 來吧!我做好心理準備了…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