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.03.04 00:22 W4 其實現在要打的東東,晚上在打工時早就打了一半,但是不知為何?不知哪一隻手指頭壓到哪個鍵,那一大段東東就全不見了,阿的一聲,我也無可奈何,不見就不見了,我也挽回不了了,所以就現在打囉!! 這學期的藥理學實驗課,在普渡一堆小白鼠下展開了,剛開始,只是看著助教熟練的單手抓起小白鼠,然後往它的腹部注射一針給我們看,而我們只是聞著那難聞的鼠味,看到助教手中的白鼠真是乖,連一點掙扎都沒有,可是等到我們就糟了,有的人開始跟在桌上的小白鼠玩賽跑,怕它一不小心就掉下桌面,有的人只是敢抓著它那長長的尾巴,每隻都超級活潑好動,若是沒帶手套,大概早被抓傷了吧! 練習到最後,沒想到我居然是我們那組最會抓鼠的,當看到一號鼠在我手上時,替它可憐了一下,因為第一隻鼠雖然只挨一針,但是那針是巴拉松,雅惠鎮靜的替鼠扎下了針,看著他在短短不到6分內的死亡過程,從活潑好動到開始抽筋、僵直、眼睛翻白、突出,最後倒下、停止呼吸,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實驗中將動物弄死亡,但卻是最感到震撼的一次,只因那個死亡過程真的令人掩目吧! 第二和第三隻的老鼠,皆打了巴拉松,還有兩種解毒劑的其中之一,雖然代謝的過程中,還是會令人感到可憐,一隻只是趴在桌上,尾巴僵直,另一隻是到處走動,但卻有尿失禁的外分泌現象,脫了整個桌面都是它的外分泌,不過我們這組很幸運的是,2.3號老鼠都撐了下來,最後還會活潑亂走。 最幸運的是4號,因為它雖然也打了巴拉松,不過它也打了2種的解毒劑,所以它較沒有2.3號鼠的現象,而且代謝速度和恢復速度也快很多。實驗結束後,放置過世的老鼠的燒杯也裝了滿滿的一筒,希望它們都死的值得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