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325 23:07 W4 我不想在騙自己,對於第一次的基護技術小考真得讓我很care,雖然一直說服自己別那麼得care,而且還可以補考呀!何況老師想怎麼算分都還不知道呀!但是心底就是著實的在乎,在乎到想逃避任何有關那的助教的話題,說實在的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….,或許把心思放在下星期的微免和基護考試上會好些。 今天早上都沒課,但我還是一早就強迫自己起床去找李克成,想當然就是一臉的沒睡飽,這兩星期並沒有特別的狀況,頭也不痛,胃和肝也安然無恙,只是生理期而腰酸罷了,眼睛依舊的乾塞,雖然人工淚液用完了,但也懶得理它;我跟李說了我下星期要考試,他特別幫我加了可以幫助記憶的藥,早上的門診量很少,所以也聊了一些有的沒的。 從分院回到林口院區吃了早餐,才10點左右,我又到了兒童醫院的兒癌治療室,本來只是想看看然後便搭車回學校的,但是當我在兒癌治療室和隔壁的血液檢查室外觀望時,有個媽媽向我褡了話,大約20多快30歲的她,正拿著麥當勞的薯條餵著她的小兒子。 我看見了小男孩臉上的斑,我問:他怎麼了?媽媽回了我,他血小板缺少,我恁了一下,看了他的點滴,那正是純小血板,粉的黃色,再看了看他臉上的斑,正是瘀血,我的心糾了起來,他跟我一樣呀!但像他那麼小的小孩不該是慢性的呀!正常是3~6個月的急性期後便會痊癒的,怎麼會..,媽媽說他只有3歲大,從出生沒多久就發病了,檢查過後發現是慢性的,常常會出現臨時的緊急狀況,然後便要到醫院緊急的請醫院備血,然後輸血小板,如果遇到缺血時,就只會讓人更加的心急了。 我感覺的出來,他很心疼他的小兒子,為他想了很多,連以後上了學要怎麼告訴老師,如何的看顧他都想了,我讓自己錯過了一班校車,和她聊了半個多小時,在和媽媽的談話中,我感覺她並沒有讀太多的書,但是他盡力的做好一個病人媽媽的角色,她必須隨時的注意小兒子的任何狀況,必竟他還小,什麼都不懂,也不懂得保護自己。小男孩累了,媽媽將推車弄平搖著他讓睡了,我替小男孩心疼,也替媽媽感到偉大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