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429 12:45 W4 昨天的基護實驗是整學期最壓軸的,也是最精彩、最重要的。因為我們練的是注射,老鳥可能會覺得這沒什麼,可是我們都還是護生,而且是還沒到醫院實習的護生。 雖然這學期開學到現在打過不少隻的小白鼠,但是必竟老鼠是老鼠呀!第一次的幫人打針,在老師的簡單操作加口頭說明的demon後,全班 移動往隔壁的示範病房,助教發了一堆的器材,一堆的空針、一堆棉織棒還有vitamin C的Ampule每人一劑,酒精、碘酒、penicillin 。心裡的感覺是一股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。 帶我們這組實驗的怡慧老師是個率性的人,因為她也是大學護理畢業的,所以做事、教學方面都較活,對她來說,大原則重要的掌握住就ok了,所以她給我們的空間也是如此;我們占了全示病房最大的桌子,大家圍坐一圈,每個人都和自己的partner坐一起,然後老師講解完畢後,大家一起的把Ampule外圍消毒,扳開,抽進空針裡,然後排氣,一切都必須遵守無菌原則,因為抽的待會兒要打進自己的體內。 老師傳了一塊假病人的肌肉和一隻空針,讓大家輪著練,其實也才練一、兩次而已,然後老師便會站在一旁,一個一個的看著我們,在partner的皮膚上消毒、扎針,說是說得很簡單,但是幾乎每個人的手多多少少的都會抖動,若是在針扎下去後還抖的話,那最可憐的便是你的partner了,不過好在老師都會在一旁,若是還抖的話,老師的手也會跟著出手,然後抓住你拿針筒的那一隻手,讓你安心的將vitamin C推入同學的體內,這可是美容針呢!我很高興我拿針的右手並沒有抖的太利害,老師也沒有出手相助,完成了我的第一針。 打完肌肉注射,比肌肉注射還恐怖的皮下注下才要上場,這次不是大家圍坐打針了,而且老師就定位,大家排隊過去,皮下真的要橋位置,而且所使用的針大小就是我們在藥理實驗時幫老鼠打的針的大小,所以也有人說:這是小老鼠的報應。 皮下注射不是恐怖在要幫別人打,而是先被別人打,因為實在是很痛,我並不是很怕痛的人,難得會痛到面目表情扭曲,難得會不敢看自己被打針的樣子,然後老師還會在一旁說:再進去一點、再往上挑一點、再薄一點。因為皮下必須薄到可以看到針的斜面在皮膚的下方,光聽老師說就夠痛了,打過之後才會知道什麼是皮肉分離之痛。 打完後,看到自己的手臂前端有著N/S(生理食鹽水) 注射進入在皮下的一個包,約過半小時才消失,不過我的好像扎到血管了還是如何,寧馨在把針把出後,裡頭也跟著出血了,所以現在還是一個出血點在那。 對扎針像吃飯的我,老早就習以為常,雖然是同學的練習,但我也覺得沒什麼,但是有不少的同學其實還是怕打針的,但都忍著讓大家完成了練習,在我看來,她們是勇敢的,即使有人緊張的大叫,還威脅幫他打針的同學,但在互打完後,一切也都沒事了。幫人打針的感覺現在想想其實還蠻過癮、好玩的,可惜沒相機,要不我一定把這一幕拍下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