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0723 W7 1458 20060725 W2 2219 key 門診時間:20060707 乾眼症是確定的了,也有了口乾的情形,陳醫師安排了我做「唾液閃爍攝影」的檢查,也檢驗了好幾個月未check的Urine & Blood,排了檢查時間,即使是颱風天,但還是如期的買了包酸梅去報到。 報到後,先是IV的打了一劑顯影劑,很痛,找不到平常抽血的血管,只好拿手背的來當替兵,但還是黑了一塊”黑青”,之後檢查師冷冷的請我躺上檢查台,並強調要我把頭擺正,偏偏我就是習慣了偏頭,所以她很不屑的拿了擦手紙把我的頭”擺正”,這讓我感覺很差,即使台子不是冰冷的,但還是覺得冷到了。 就位了,正上方一塊白色且做了記號的板子迎面壓下,離鼻尖應該剩不到5公分吧!就這麼被壓著,剛開始覺得還好,但看著看著,頭又不能偏,讓我感到很不自在,索性閉上眼,但又深怕自己睡著了,到時就尷尬了,約過了半小時,才又聽到檢查師請我轉頭向右,過了10分鐘後,又向左10分鐘,三個向度過後,檢查才完成一半。 中場休息10分鐘,這時買的酸梅要上場了,檢查師請我吃2.3顆的酸梅後,把籽吐掉,但我本來買的就是無籽的,所以根本就沒有這問題,然後又躺上檢查台,正面、右側、左側又各來個10分鐘,檢查終於結束,雖然都是躺著,但做完還真是頗累的呢!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