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1123 W4 1857 星期六中午,和年的直屬上司、3位士官長、還有一些人共15個人,3、4台車從各處的出發一起去打了漆彈,漆彈場是在康寧護校的後山,讓人想像不到台北市區也有的地方。 教練先上了課,告知一些安全原則還有拿槍的方法之類的巴拉巴拉,然後幫我們組了隊,找了對手,然後就帶著我們上戰場哩!我又不是兵…,不過我們一起去的有一半以上的是軍人…。 第一場,是叢林戰,其實只是幾顆樹,還有一些挖好的壕溝,只不過還沒開始我就已經不想打了,真後悔答應年,也早被算進人頭了,只好硬上拉,教練說的遊戲規則是要我們達成任務就算贏了,而任務就是拿到對方的旗子,且軀幹不能中彈,其實整場我只是躲在後頭的一顆子彈也不想發,因為發了也是亂發,我也看不清大家的帽子到底是什麼顏色,前頭的大家都很拼命的往前衝,對於專業的大家,我還真是個來亂的人,哈!過沒多久,幾個人中彈出局了,然後就聽到教練說我們贏了,因為有個女士官長摸到了旗,也讓對方的教練也嚇了一跳,因為是女生達成了任務,而我們的教練還安慰他說「他們只是海軍拉,到陸地就不行」。 第二場讓大家的場地對調,但對於專業的他們,其實是小case拉,他們東聊西聊的看好了地型,然後討論了戰略,結果就是男生們衝到最前方把對方給逼死了,then男生的說法是「跟本不想奪旗阿,只想打人」,其實老早就可以奪旗了,讓教練不得不喊停,就在大家休息時刻,對方的教練跟我們說他們不跟我們打哩!我們太利害了,所以他們要先下了山去找別組打。 第三場決定換個不一樣的場地,到了平面的,對手沒有別人,是自相殘殺,這次我決定不下場了,再打下去我要虛掉了,然後跟著他們一起到了戰場,我和教練一起站在中間區觀戰,只聽到彈聲累累,聞到陣陣的鹹臭味,後來才知道是漆彈的味道,誰和誰在戰場裡什麼也看不到,最後大家都沒彈了,還一直打著空包戰,直到教練喊停。 第四場只有兩個人,我都不認識,大家把剩彈全給了他們,從電視實況轉撥中觀戰,我還是什麼也看不到,我想打戰時我應該是第一個掛的吧!兩人把彈都打光了才出來,有個人的頭髮都變色了呢!全都結束了,不少人都中了彈,隊長的傷看起來像一個超大草莓,就在脖子上,年的在肩上,年隊上的女士官長手指也腫了。 玩完,天也黑了他們還要續攤的去唱歌,我還有作業和考試,所以年和我開車送他們去了KTV,我們便回營區拿了東西,然後他就送我回學校了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年年有魚
  • 本想難得一個好機會,
    帶妳來認識大家,
    沒想到讓妳那麼難過,
    真對不起....(≧≦)
  • 青魚
  • 是很特別的經驗
    但..
    不符合我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