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是個無事之夜〈套句玲吟的話时〉,在忙完一天三場的12年就學安置說明會後,加上明天是校慶,故不需要備課,既然是個無事之夜,那就來打個可能會落落長的小豬婚禮吧!PS.小豬訂婚篇~~請見劉喵喵的新聞台。
和小豬朋友將進14個年頭,想當年‧‧‧我們會互相開著完笑誰會先結婚,開完笑的說要當對方小孩的乾媽,往年的童言童語沒想到都將在眼前一一的展現,曾經傾聽著她的每一段戀情、曾經擔心過她的感情、曾經……,但是恭喜她終於美夢成真。
小豬的婚禮和大多數人不同的是,婚禮是在天主教堂舉行的,一種不一樣的習俗方式,至少對大部分人而言,但是教堂為何跟廟有點像啊?伴娘的人選,從一開始的我然後又因時間關係另尋他人,之後又在小豬爸媽的邀約,時間點也ok的狀況下,伴娘又落回我的身上來,當然,這也是我的第一次,聽說滿三次就嫁不出去了啊?!
婚禮的前一天,便和陳氏伉儷下台南了,因為要排演婚禮當天的流程,然後還有陳氏伉儷的結婚登記,加上是個陌生的天主教堂婚禮,教堂的工作人員跟著陳爸、陳媽討論著隔天的大小細節,還有交待著陳氏伉儷和伴娘我及伴郎走位、禱詞等有的沒的東西,似乎是不管哪個宗教信仰,總是有一堆煩索的工作,不過那天的工作似乎一切都是「等」,等拿婚紗、等叫號登記、等大人們的討論結果後排演,似乎隱約中告訴著我,結婚是不能急的。
婚禮當天,一早就和年至飯店找小豬一家人,雖說是天主教婚禮,但是對小豬爸媽來說還是有一些傳統的習俗所在,像是我沒見過的前一晚用不知名的植物〈好像是榕樹葉吧!〉洗澡、禮服裡又放紅包等,所以依舊一早的梳妝打扮,除了當天的女主角外,還有主婚人跟我也都要打伴一番,然後在新郎來時進行拜別,說好不哭的兩母女,最後還都是留下了不捨的淚。
拜別過後,便丟扇潑水的直趨教堂,進場的軍劍是我告訴小豬這個帥氣特別的儀式,而我的走位個人也覺得節奏不太對,但目光都不在我身上,所以不重要,之後在教堂中一連串的禮儀我早就遺忘了,不過免不了電視上總會出現的那一段,「不管什麼生病、什麼的,我都會怎樣………〈詳細內容請彭小豬背上一段〉」,這可以陳氏伉儷在排演完的那晚,也是就婚禮的前一天臨時被要求背下的。在教堂中的儀式,為了配合有一半的人左右非天主教徒,於是乎,牧師將兩個小時長的儀式給從簡了,也真是省了我們那麼一些精力。
教堂結束後,不免一堆的拍照,結果累的不是陳氏伉儷,而是兩個小花童,一整個露出無奈表情,還有知兔子也來湊熱鬧。
 

喜宴排場不小,光長官就好幾桌,賀詞中馬英久和劉兆玄也都一併掛上了,不愧是將軍娶媳婦,也看的出來男方家庭的交友都不差,而那頓飯的菜色也不錯,但為了新娘的換裝,說真的我沒吃多少,一頓飯跑回房間34次,加上第一次穿有根的鞋,真是酸到我的小腿了〈僅此嘴巴碎唸的小抱怨,無意〉。

 

婚宴後,幫小豬收拾飯店的東西,然後送回她家〈當然是台南的家拉〉,新房很簡單大方,但對我來說,兩人的空間似乎小了些,但至少是間套房;和陳氏伉儷打完招呼後,也不好意思再久留了,必竟樓下還一堆親友等著他們,只可惜陳先生早已在酒席中被灌醉而躺平了,而我和年也便打道回府,疲憊的結束我們倆個任務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青魚 的頭像
青魚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