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411 12:06 W7 昨天一早9點半就醒了,是因為喉嚨痛而痛醒的,住在有3個病毒的寢室裡,不感冒我也覺得怪,只不過他們都好得差不多了,為什麼我才開始喉嚨痛呀!我的身體總是慢了半拍;起了床,開了機,丟了一顆上次回家媽硬要我帶上來的八仙果進入嘴巴(我並不喜歡吃八仙果外的那層皮,所以對八仙果也不是很愛),然後又爬上床躺,睡不著了,看著黑傑克的漫畫(我並不常看漫畫,應該說是不看的,是因為圖書館在上學期剛好買了這麼一套,所以我會借來看,裡頭會提到一些疾病,還有處置方式,難怪醫學系會提議買這套漫畫); 11點了,室友也起床了,我爬下床泡了一杯美祿,在網上晃了一會兒,也和DenYoung聊了一下msn,(DenYoung是在無名認識的,他說他喜歡我日記裡的『沒有哭泣,不代表勇敢不難過』那一篇,那篇真得是不少人看過,設了我為好友,還有,他覺得我的文字會”飛”,其實我也不太懂那是什麼感覺);接著看了一部電影(西雅圖夜未眠)。然後就收東西出門了。 出遊目的:實踐想了很久的離子燙、逛三合夜市。 出遊目的地:三重(甘蔗家附近) 攜帶東西:筆、藍本子(舊的寫完了,換了一本新的,較大本)、小外套(天氣是很熱,但長庚的天氣很不穩,怕晚上會冷)、錢包(沒有人出門不帶錢的吧!除非是baby和小孩子)、藥(我差點忘了它,但出門前想起DenYoung的提醒,他常提醒我吃藥了沒)、一本書(非關命運:是以一個猶太小孩的角度寫有關猶太人命運的書),others。 在醫院地下街吃過午餐,就到台北和甘蔗會合,在甘蔗家外下了公車,甘蔗家外其實還蠻熱鬧的,然後我們挑了一間聽說還不錯的美髮店,也沒有特別指定要哪一間設計師,一切都是隨性的,甘蔗本來也想減頭髮的,但是他掙扎了很久,因為他的頭髮實在已經蠻短的了,而且夠少了,所以她還是放棄了,於是我們一邊聊天、她一邊玩我的手機、我一邊的弄頭髮,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,終於大功告成,新造型我還蠻喜歡的,不過可憐了荷包。 弄完頭髮我們兩也都肚子餓了,朝著三合夜市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逛了幾間衣服店,然後才一看到蔥油餅的小攤,我們兩就不約而同了各買了一份,一路上邊走邊吃,走到夜市的頭時就看到好多吃的東西,看了每一樣都想吃,只可惜眼睛大肚子小,只挑了幾樣最想吃的,不過也把肚子吃撐了;早上是市場,晚上是夜市的三合夜市其實並不算小,來來回回的走了2次,我們兩的腳也酸了;我們倆在路上又遇到要我們填問卷的,但這次不同的是,他們主要是推銷產品,這讓我覺得討厭,所以在我們幫他們填完後,其餘的聯絡方式也不想留的就走了。 在我回學校前,我們又去小麵攤吃了點東西(我喜歡小麵攤散發出來的氣味,總是有一股讓人懷念的感覺,而且是要那種舊舊的麵攤唷!);然後甘蔗陪我等了車,跟我說我必須在哪下車,在甘蔗回到家後,他還很擔心我的call了我,很順利的我在成淵高中下了車,搭上氾航回到了學校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