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.05.07 00:10 W5 2004.05.07 23:12 W5 key 距離考藥理時間還有將近17個小時,若是扣除睡眠5小時(我多睡了一小時),病理課2小時(翹掉了),吃飯+其他3小時(好像沒用掉那麼多),我還有約7小時的可唸書時間,祈禱我的努力有一絲可看見的成果(一點也沒看見,藥理考得超難的,一堆作用機轉,哪個醫師在開藥時會想那麼多的啦!)。 學妹在9點多時,送了宵夜給我,但現在我又餓了,開了一包卡迪那嗑著,網路掛了兩天(剛剛才曉得是中了疾風,要備份重灌囉!好在有燒錄機,備份輕鬆多了,我討厭疾風啦!我已經中了第三次了耶!真想罵髒話@!$*)#%$),好在趕著唸書,沒有太多心思讓我煩它;用玟君的電腦上線看了留言,還有Denyoung在”小獸醫”上寫給我的一段話。 『無題』的那一篇,讓幾乎有在看我的新聞台的人都留了一段話,連我以為只有在看小年的新聞台的J也留了話,或許她一直在潛水吧!只是我不知道而已,這些留言讓我小小的震撼了,短短的幾句寫出的日記,卻也讓大家看出了最深處。 不否認的疾病在我心理早已存在的一股壓力,一股可說是經年累月而我自己也不知道多大的壓力,甚至於讓我漸漸的體認,『當以為事情不會更糟的時候,真得也就會變得更糟』,我承認我自悲觀的。 會開始有這樣的體認是在上了大學之後,在上大學以前的高三,血小板的控制是最好的狀態,不用吃藥,血小板也會有高達10萬以上,在大一下的時候,血小板無預警的下降到剩下一萬,讓全部的治療都必須的重新開始,幾乎是全功盡棄的狀態,醫師宣佈了不開刀不行的事實,而且是一個接著一個醫師都建議我開刀時,這讓我在那段思考的幾個月,潛意識似乎是完全拒絕的狀態,我也忘了自己怎麼度過接受要開刀切除脾臟的的那段日子。 從血液腫瘤科換到了免疫風濕科的繼續治療,心想,再如何診斷,應該也還是I.T.P.,不會有太多的變化,至少我人是好好的呀!但卻又出現了兩個我未曾聽聞的疾病名稱在自己的身上,就是因為自己是三類的學生,就是因為自己是醫學院的學生,不免上網查了資料,在圖書館找了paper看,甚至連自己都被醫師在診斷證明書上所寫的驚嚇到,每一項的描述是我所從不知的,這些真的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嗎?原來一切是那麼的嚴重,石頭更加沉重了。 若是今天,我不是三類的學生,我不是醫學院的學生,是不是就沒有那種會去找這些資料和paper的好奇心了呢?是不是我對這些還是一無所知因此而快樂一些呢?好像吧!無知,也是種幸福。但我不後悔的選擇了三類,也不後悔唸了醫學院;老天用疾病來影響我決定了我的路,我知道很崎嶇,但我會一直keep going~ 我並不希冀一定要有什麼的奇蹟出現,也不會再想若是哪一天醫師會說我痊癒了,只希望有那麼一天,醫師說可以不需要再吃藥,然後身體狀態不會再因壓力、考試、感情等出現莫名的小毛病,這就是目前我所想要的了。 謝謝關心我的每一個人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