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.06.18 22:30 W5 剛跑了半小時的操場,即使現在已經晚上10點多了,女宿的大門口還是停滿了車,盡是來幫女兒搬家的爸媽們,去年老爸也是開車上來幫我載了滿滿一車回台中。 前晚在看完”長庚溜鳥”事件後,在我回到寢室,msn才一上線不到5分鐘,一個讓我想不到的人丟了我:彥勳,稿了半天,他還是沒變,在有事需要我時才會想到我,因為他要考試,需要找一本書,要我幫他找,但是線上查詢過後,我所能找到的書都是論文,而且他專業的東西我又不懂,他希望我幫他到書庫找,但我並不想,在ㄠ不過他後,我答應他說我陪他到書庫找,於是我們約好時間他到學校後call我。 在煩惱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他時,因為這將是我們分手過後的第一次見面,時間一點一滴的過了,他沒call我一起到圖書館找書就算了,連說一聲:不用找書了都沒有,就讓我一直等待他打手機過來,在昨晚的10點左右,我看見他在msn上了線,而他又是一句連道歉都沒說時,我真的生氣了,也讓我對他僅僅所留下的耐心消磨殆盡,讓我對一個人徹底的不相信了。 原以為做個單單純純的朋友還是可以的,但是他卻讓我連一點做朋友都不想,原以為想逃開他只是我的一時逃避,但分手過後的現在我依舊不後悔,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,有所虧欠的:我可以肯定的是他。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