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.05.22 16:44 W6 2004.05.22 23:49 W6 key 走在台北市的街頭,孤獨的空虛襲上了心頭,找了間starbucks 坐下,人果然是群居的動物,即使再怎麼習慣自己一個人,一樣都會不甘寂寞,會想找人陪伴;偏偏老天總愛開人玩笑,越是心情寂寞,越是想找人陪伴時,身邊的朋友總會一個個都有事要忙,而自己總不能老是拖著他們來陪伴自己或是拿起手機亂撥;一方面,朋友總是會煩的吧!即使是麻吉,換成是我自己在忙的時候也不希望有人一直煩著我;另一方面,總得想想手機費結算那天,手機費的恐怖性吧! 上次心情不好出來晃時,好像是一個人跑去淡水看海的那次吧!這次為了什麼心情不好呢?我也不清楚,只是想出來走走,好像想尋覓些什麼東西,但又不是,想了很久,是心走丟了吧!我不像Alzheimer的病人一樣,把自己給弄丟了,但我似乎把自己所謂的三魂七魄不知弄丟了哪一魂或哪一魄,總覺得少了什麼,漫不經心的走著、找著,但我連”心”遺落在何處都不知道了,又該從何找起呢? 昨夜在阿姨家過了一夜,聽著雨聲入了眠,連下了兩天半的雨,太陽在今天下午怕羞的微微露了一點臉,天空的雲朵像蛋花湯一樣的分佈不均,有些地方特別的厚,我的胸,是還下著雨的,因為我感覺得到它悶悶的,似乎為找不到的心哭泣,沒有目的的走著。 該去拿藥的,我承認我已經快一星期沒吃西藥了,醫師怕我掛不到號拿不到藥,吃藥會產生空窗期,於是開了慢性處方簽,但這對我來說,並沒有產生多大的做用,長庚附近沒有一間是健保藥局,又不能在其他醫院拿藥,所以我拿藥一樣困難。好吧!我是很想永遠不吃藥,甚至…(很消極很消極的想法出現了),想哭,去公園散散步吧! 路過二二八公園很多次了,剛走進去時還以為只是個破舊的公園,但裡面似乎很多寶可以尋,至少我覺得它的洗手間很乾淨,不像是公共的;還有博物館,很想進去博物館看看,但似乎並未開放;看著小朋友在遊戲區玩著秋千、敲敲板,真好!情侶依偎著講著只有彼此才聽著見的對話,我坐在露天音樂場吹風、看著書、看著台上年青人跳著hit pub,天漸暗了,走出了公園。 在台大醫院附近晃了一下,終於看到了一間有健保mark的藥局,進去拿了藥,,我不需要再多付藥錢,但人工淚液我卻必須自己買,老闆讓我一次拿了剩下本來會分兩次拿的份,還熱情的教我這藥是幹麻用的,其實他不說我也都知道,醫師都跟我說過了,藥理學也學過了,但我知道他是好心的,然後歡迎我下次再過去拿藥。 拿了藥,也回學校了。 學校今天的夜,好多星。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