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307 15:00 W7 一早起床,準備了我這天在圖書館可能會想寫、想看、想吃的東西,裝了滿滿的背包,包括微免講義、2本書〈你轉身,我下樓…只剩一章沒看,北極第一家…杏林子的書〉、筆、記事本、日記本、2包小餅乾〈昨天在東區地下街買的〉,穿上昨天才買的白色帽T,今天比昨天更冷了,手上抱了像字典厚的微免課本,還有我的starbucks杯,然後到艾軒買了份三明治,時間有點來不及了,我快走的到警衛那,請他幫我開了圖書館的大門。 只剩不到15分鐘可以讓我把全棟的圖書館開館完畢,邊跑邊動作的關了除濕機、打開安全門的鎖、開啟公用電腦、影印機,在偌大的圖書館裡,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世界,準備工作差不多了,正好10點的鐘聲響起,開啟自動門電源開關,早已在外頭等候開館的讀者,依依走了進來,這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世界了。 今天的讀者並不多,夾完報紙,慢慢的吃完我的早餐,也已11點多了,或許該讀點書的,但卻沒那個心思,上了bbs,線上人煙稀少,繼續看起了梅子的個人版,前兩天看了幾篇,發現她節錄了我日記中的一段文,怒了一下,卻也沒太生氣,因為那段是描寫她的,既然她喜歡就給她紀念吧! 中午孟頴幫我帶了午餐,雖然不餓,但還是吃了,很緩慢的吃著,因為我還在看著梅子的日記,有些是我早已知道的事,有些是梅子的心底事,不管如何,我們都是同類的人吧!是重感情的人、是再乎別人的人,是容易心軟的人,是壓抑自己的人。 因為重感情,所以不輕易的放掉一段緣,卻反而商了自己。因為在乎別人,所以總是先顧及他人的感受,卻忘了自己的聲音。因為容易心軟,所以不忍看見別人的痛楚,卻寧可犧牲自己。因為壓抑,所以把東西深埋,當東西日益漸增,也越顯沉重,無形,但卻最沉重,壓得喘不過氣。 高中時,升學壓力的關係,每到一個週期,便會在自己房裡,關上房門,在裡頭胡亂的大哭一場,哭到歇斯底里,但哭完了,把眼淚擦乾,還是必須埋頭苦讀。這一.、二年不住家裡了,也變得很少哭了,曾經以為自己成長了,變勇敢了,假象之下,是壓抑住了,加上Sjogren開始對抗淚腺,想哭也未必有眼淚,沒有哭泣,並不代表是勇敢不難過了。 看著看著,在梅子日記精華區的最後第二篇,又看見了我的一段文,是我在上課時隨手寫下的一段,宛婷〈梅子的朋友,我並不認識〉回了一些字,原來,我的文字也可以震撼著他人,在另一端閱讀我文字的人,有多少是跟我有相同感觸的呢 J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