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0704 W2 19:59 翁叔叔,在我懂事以來的印象他和秀美阿姨兩人就住在我家隔壁,他們家沒有小孩,有的是狗兒子,最多曾經多到了4隻,也因為沒有小孩,所以總是對於我家三個小孩疼愛有加,特別是我哥,更是當成自己的小孩一般,而我家三隻也是三不五時的往他家跑,阿姨三不五時會買衣服給我哥,帶著我家三隻去吃好料的。 後來,小學時,因為房東的關係,所以阿姨他們搬了家,但還是離我家不遠,我們還是三不五時會騎著腳踏車搭‧褡‧的往他們家跑,過沒幾年,因為政府要擴寬道路,所以我原來的舊家房東也要收回修建,為了收取更高的租金,爸媽為了想要一個安穩的家,不想再向人租房子,所以買下了現在的房子,離原來的舊家不到5分鐘的車程,離阿姨家也不需5分鐘。 就在今年的年初,過年前,叔告訴了大家,他的胃鏡發現了一顆腫瘤,切片為良性,但他還是決定要去切除,大家都祝福他好運;但在開了刀過後,才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,腫瘤非但不是良性,且已經轉移到腹部淋巴,胰臟有一顆大結石,所以開刀過後,胃切除5分之4,胰全切除,而叔叔也整個人瘦了一圈,本來的大肚子原來都是假的,阿姨在知道病情後雖然難過了好一陣子,但還是撐著照顧著叔。 不想承認病情的叔叔,還是開心的告訴大家,他的癌細胞已經切除,現在只要打化療針就好,且是最新的藥喔!不會有掉頭髮或嘔吐的副作用,叔叔信心滿滿的跟我說著,還說著自己在喝的東西,一種高蛋白的物質一包就200元了,還有做氣功,又因為醫生交代不能亂吃東西,所以不敢吃中藥,每次去到他家或是醫院探望他時,總是訴說著現在是第幾次的化療,剩幾次就結束了,氣功幫了他很多之類的,而我,大多只是當個聽眾。 最後第二次看見叔叔人時,是在他家,整個人很前幾次一樣都癱在沙發椅上,因為髖骨也被癌細胞浸潤的關係,叔在前一、兩個月前早已無法自己站立,連久坐都不行,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著話,談話中,也發現到叔的CGS(神精意識狀態)早已改變,阿姨懷疑是抗癌藥的副作用,叮嚀著阿姨要帶叔回診,但叔口中卻說著,我沒病為什麼要看醫師,為什麼要住院?妳們不用擔心的字眼,就在我離開到門口才發著車要回家,同時也聽到了裡頭的叔叔問著阿蓮阿姨,剛那個是誰?阿蓮阿姨回著,那是誰誰誰的女兒珈珈阿,你不認識了嗎?在聽到這番話後,眼淚也當場飆了下來… 叔5/26 17:10走了,享年52歲,基因的遺傳使得他們家的人都死於癌症,父親和四個兄弟都沒逃過癌症的摧殘,現僅剩一位大哥,曾患初期大腸癌,好在早期發現,當大家在最後幾刻告訴了老媽媽,她也只能老淚縱橫,阿姨在叔死前的喃喃自語中,意外的發現叔從前的同居人,在一起了4年,炮友兼戰友的一同去賭博,扶養著她的兩個小孩,之後因叔沒錢了而分手,叔也因好賭欠下了一筆可觀的債務,阿姨唯一能做的只有變賣老一輩留給叔的土地還債。 叔生前對姨本來就不怎麼樣,但20多年的夫妻換來了病中姨的無微不至的照顧,而姨在一群的好朋下,雖然叔走了,留下了難過和無奈的生氣,但姨也開朗的的要為自己的新生活打拼,姨~加油!!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