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1028

 

這裡似乎又回到沒人踏進的地方了,不過也好,就讓煩悶繼續沉澱吧!

 

今天打電話說這星期不回家的事,因為要去馬接回診,老媽的反應跟十年前沒什麼兩樣,對!十年前,他還是覺得我可以自己調藥,不要吃prednisolone,她壓根忘了我是醫學院畢業的,我比他更加的清楚藥物的副作用,我比他更切身體會『副作用』,即使我說過藥物的作用機轉,即使她說了身體是我的,但是他還是無法接受他的女兒要吃prednisolone,他會督促老爸去看醫生,他會自己騎著車去看醫生做檢查,但是他從不叫我去檢查,只是問著為何這麼多的瘀青在我身上,但他明明清楚著『為什麼』。

 

當病人十年了,占了我的人生將盡一半,是,久病成良醫,加上四年護理系的修練,我很明白書上這些疾病寫些什麼,但我一點也摸不清自己的身體,看遍台灣中北部的各大醫院,中國醫藥學院血液腫瘤科、中國醫藥學院免疫風濕科、林口長庚血液腫瘤科、林口長庚免疫風濕科、台中榮總免疫風濕科、台北馬偕免疫風濕科,一個在做保險的朋友說我的醫療險大概是具拒保戶了,因為越明白所以讓我更不輕易的替自己下order,我承認,十年來,我真的不再積極了,過了約診時間再掛就好,藥吃完了只能等下次的回診再拿,忍受著藥物賀爾蒙的過渡期。

 

10年,我努力不讓自己變成蝴蝶飛,如果有一天蝴蝶飛了,我希望它是很乾脆的展翅高飛…

 

因為是家人,所以在乎,因為是家人,希望能聽聽彼此的心聲…

全站熱搜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