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425 17:05 W7 心中那股淡淡的失落,好像逐漸的淡化,即使如此,很多已經改變的事,是再也如何都回不到最原始的狀態;失落淡化之中,但卻又也升起了另一股的失落,這股失落是空洞的,是孤單的,也是寂寞的。 今天的天空是被厚重的雲沉沉壓著的,這讓淡水河口的海也沉沉的,只有沉甸的藍,但海的味道依舊,為什麼會突然想去淡水呢?而且還獨自一人,年說『有時候一個人......會想到處走走.....想把自己的心給找回來』,或許吧!原本只是想出來走走的,找不到人陪,就一個人上了台北,把行程交給了老天,看是往台北車站的車先來還是往台北長庚的車先到,我就搭哪條路線,坐在往台北長庚的坐位上,往車站的車先來了,在成淵高中下了車,在捷運站裡,猶疑著該去哪裡,往淡水的車先到了,念頭一轉,去看看海吧!也許是太久沒看海了吧!真正的海長得如何,我早已不復記憶。 淡水的人不少,而且是很多,情侶、朋友、家人,也有像我獨自一人的,我背著包,一路往最後的大樹下直走,想走離人潮,想到自己從中午起床到3點多還沒吃東西,買了一包水果吃,大樹下的人依舊不少,找了個位置坐下,就坐在海岸旁邊,腳放在鐵欄杆上,讓自己面對著對岸的八里,看著海水,看著船隻,看著八里的人家。 平靜的心是否像海水般的不平靜?少了太陽將海水照得波光粼粼,海風涼涼吹著,船行過的波紋,像高中物理課本上所寫的傳播,至於是什麼效應,我早還給了高中物理老師;天色漸晚,海的藍顯得明顯了一些,但依然深沉,看著海水漲著潮,一陣一陣的拍打著岸,海水濺上了岸,噴到了我的手,但我卻不想閃躲、也不想擦拭。 風繼續吹彿著,海水繼續拍打著,旁邊的爸爸抱著小女兒看著海,兒子趴在鐵欄杆上,兒子問了爸爸,那綠綠的是什麼?爸爸低頭看了一下,告訴兒子說那是水筆仔,水筆仔是胎生的植物,植株的幼苗在樹林上長成後落下,隨潮水漂流而後定著,繁衍成林;看著水筆仔隨潮水的起伏,它在尋找一片適合它的土地吧!我想,然後日益茁壯,祝福著它早日成功;而我,也在找尋一片屬於我的大海,我的天空。 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海,去吃了點東西,然後幫昀買了一個幸運草的瓶子,我想她會喜歡的,又去淡水站對面的working house買了份生日禮物,至於是誰的生日禮物先保密,在金石堂買了本書(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),哪裡也沒再去,就回學校了。 ps.若你真的很介意..那下次陪我去看海就是囉!XD
創作者介紹

Breath in my sea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