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1125 W4 1002

 

 

特殊教育,顧名思義,對特殊學生的教育,或許是之前在特教學校太深刻了,反而開始工作後在一般的國中鮮少遇到讓我有特別感覺寫下的學生。

 

『如果你的體重只有別人的二分之一,那你就要穿的比別人鮮豔兩倍。如果你的身高只有別人的二分之一,那你就要穿的比別人可愛兩倍。那如果你的頭腦只有別人的二分之一,那你就要比別人用功兩倍。

一直覺得這廣告只是單純的可愛,可是現在卻覺得有點難過,我的學生,小時候因癲癇所以把腦袋切除的只剩下四分之一。

 

剛哥,安置於一般國中資源班,表示當初安置時是覺得他的功能還不錯,會跑會跳,有口語能力,有學習能力,認知能力不算差,從開學至今三個月,

 

我教授他的科目『實用語文』3節+『生活教育』3節=6

剛接觸到他的訊息,只有人告訴我,他有癲癇,避免讓他拿重物。

 

第一個月,原班和資源班小問題不斷,不過資源班個案輔導老師以他慣有的模式→兇,剛哥似乎暫時被管住了。在我的課堂中,我覺得都尚能在我的接受範圍。

 

第二個月第三月,繼續小問題不斷,在我的課堂中,也許是他愛的吧!表現也還算可以,只是偶有手抖,像帕金森病人一樣,(os.為癲癇小發作,寫於連絡不告知家長)但慢慢的,開始出現沒來上課,我必須親自在上課鐘打後到班請剛哥上課,而他很安穩的在原班睡覺流口水。

 

漸漸的由個案管理老師中聽聞到他的『行為問題』,會使用拳頭來解決事情,當下的情緒讓原班老師、個管老師招架不住,探究各種原因,從服藥的不規律開始挖出一推故事。

 

我只是一星期到校兼課的老師,對我來說,學生下課出了我的教室後基本上不歸我的領域範圍,但我卻隱隱覺得剛哥只有我hold住,某天下午又出現行為問題,當天課堂情緒暴躁,課堂過動,下課後果然就和原班同學發生爭執,拳頭又出現了,為了隔離他,我和個管老師親自至音樂教室請他,該節本來就該在原班,但我和個管老師評估後都覺得該隔離他,剛哥看見個管老師直接反彈,而對我剛開始也不如以往的友善,當下支離個管老師,安撫著剛哥把他帶離音樂教室,在校園中找了一角和他商談,卻發現原來他自己也知道他當下自己是變了一個人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。

 

個管老師找了可尋求的資源,OT職能治療師、心理諮商師評估,評估後的結果卻大大在我意料之外,OT及心理諮商師一致覺得剛哥的功能很差,沒有任何的學習能力,粗大動作及精細動作都做步道,因為小時候的開刀腦傷(媽媽說:切除四分之一的腦),讓他無法自我控制,包括情緒,而目前的安置環境對他來說已經超出其能力太多。

 

那我心中的疑問,可是對我的教學,他都有在學習阿?!

因為資源班夠單純,可學習。

專業團隊(OP及心理諮商師)說:班上的學習對他來說不可能了,目前剛哥都只是用小時候學習的模式。

而國中跟國小的落差過大,所以問題一一表現。

 

問題的出現,找來媽媽和OT及心理諮商師討論,確認生理問題狀況,原來是

只剩下四分之一的腦袋

所以剛哥目前的表現是他最大限度,對資源班、對原班、對學校來說,剛哥只是一顆恐怖的未爆彈,原班導師沒有特教知能,更別談說醫學知能,她很害怕,個管老師雖然有醫學及教育背景,但剛哥已經不是她一個人可以hold住的了,那下一步呢?

 

我覺得該轉安置至特殊教育學校,但該校或許有其他作法,而我…閉上嘴巴靜觀其變…

青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